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警察网易联盟

 
 
 

日志

 
 

湖北黄石被辞退交警揭罚款内幕(图)[网摘]  

2007-05-11 17:35:26|  分类: 警界新闻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摘声明:网摘此组资讯不代表我反对什么,赞成什么,只想关切一下曾经当过交警的吴幼明,因为现在的我和以前的他一样,也是一名很普通的交通民警。

   要对待好自己工作、学习和生活,是我们不论从事什么职业,什么岗位都得去考虑的,孰对孰错不是我所能判断得了的,唯有无语对之,时时刻刻努力在工作、学习、生活中做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包括玩博客!

    同时希望吴幼明能天天开心,快快乐乐!

 

湖北黄石被辞退交警揭罚款内幕(图)

2007-05-11 14:34:2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网友评论 155 进入论坛
  •   核心提示:2007年5月7日下午,湖北黄石市公安局被辞退交警吴幼明接受法制周报记者专访,披露其作为“超速罚款”的当事人,在路面执勤时的“执法细节”:很多交警罚款就为创收,有一部分人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的一般都会扣款。

湖北黄石被辞退交警揭罚款内幕(图)[网摘] - 交通安全使者 - 中国警察网易联盟

吴幼明打算从现在起做一名专业作家

法制周报5月11日报道 在2007年3月16日被湖北黄石市公安局辞退前,吴幼明被大多数人称为“良知交警”,因为他身为交警,却“犯忌”写了《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罚款任务猛于虎》等“惹眼”的文章。

现在,他的身份是作家,自由艺术家。被辞退后,他寓居北京,与妻子周丽一起以写作和画画为生。暂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他,打算从现在起做一名专业作家,创作一篇以自身经历为原型的类回忆录式纪实小说,妻子则专攻绘画。

2007年5月7日下午,在了解到《法制周报》正在做“关注超速罚款”的系列报道后,吴幼明欣然接受本报记者专访,首次披露其作为“超速罚款”的当事人,在路面执勤时的“执法细节”。这也是本报推出该系列报道以来,第一次以交警的视角,关注“超速罚款”这一社会现象。

“有的交警一个月能罚五六万元”

采访吴幼明,记者没有费太多周折。最简捷的方式,便是从互联网搜索“吴幼明”的词条,13100个相关网页显示,吴幼明目前是不折不扣的热点新闻人物。进一步精确搜索目标,记者很快便从吴幼明设在新浪网的博客中,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

有着多年从警经历,处在颇为外人看好的交警岗位上,却因“犯忌”被辞退的吴幼明,一度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国内上百家有影响的报刊杂志,曾先后就他的“另类行为”进行过采访报道。在辞退早已成为人才流动最简单的处理方式的今天,一名普通交警在岗位上的去职,却得到如此高调的关注,背后似乎隐藏着人们对其敏感职务外的某种遐想。

2007年5月7日下午,在了解到本报正在做“关注超速罚款现象”的报道后,吴幼明表示,愿意就这一现象,将他的亲身经历进行披露。下面是记者与其的对话记录。

记者(以下简称记):就你所知,交警主要通过哪些途径向司机收取罚款?一般是什么标准

吴幼明(以下简称吴):超载,超速,违章停车。黄石交警对超载一般罚款50元,超速100元,违章停车100元。

记:你所了解的交警部门在标牌设置方面,有哪些做法?

吴:单行道的标志,树叶挡起来看不到,这种情况有一定的误导;交通标志的设立不由路面交警负责,而是由另一个部门交通秩序监理科设立的。

记:受到车主广泛质疑的隐蔽执法的问题,是怎样操作的?

吴:交警主要躲在民用车辆上面,手持测速仪测速。民用车辆有的是大队的,也有借的,我们大队当时就有一辆民用车。

记:车主们最大的质疑是交警部门电子测速仪的准确性,据你了解,测速仪是否经常由有关部门进行检测以确保其精确度?

吴:从厂家买回来就交给我们,我们每天执勤时去领,用完后交还。据我所知,从来没有检测过其准确性。

记:你们上路执勤一般选择什么天气,具体执勤时间由谁安排?是不是每天都有人上路测速?

吴:一般选择晴朗的天气,在视野比较开阔,视线良好的情况下,车辆一般都会开得比较快,雨天的晚上一般不上路执勤。具体的执勤时间由中队长自行安排,每天都会有人上路执勤,一般上午和下午各有3个小时在路上。

记:超速罚款的弹性空间很大,200到2000元,这个标准执行时由谁来确定?

吴:我们当时的做法是,不管你超速多少,只要你当场接受处罚,一般都按100至200元处理,即超速30%以下,罚100元,其他情况罚200元,由当事人直接到银行去交钱。

记:人情罚款的情况多见吗?一般什么情况下会出现?

吴:多见。熟人不会罚款。

记:据你所知,超速罚款在执行过程中有哪些不合理现象?吴: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特权车不受超速限制,这些车上面规定不准罚款,不管超速多少,一分钱都不能罚,你示意时,他理都不会理,扬长而去了。而一般的民用车如果超速了,即使有个别逃逸的,交警部门也会通过拍照登报的形式,找到车主并对其进行罚款;第二点是,很多非常宽阔的道路限速过低,如有几条郊区公路,路面很宽,却限速30公里或40公里,我也不知道这些限速标志是怎么设的。

记:你认为交警罚款的目的是什么?据你所知,交警都能完成罚款任务吗,最多的一个月可以罚多少款?

吴:我认为很多交警罚款就为创收。有一部分人完不成任务,我就有几个月没有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的一般都会扣款,如低于30%,补助会全部扣完。但有的人一个月下来,能完成五六万元的罚款任务。

新闻背景: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

-------------------------------------------------

湖北黄石被辞退交警揭罚款内幕(图)

2007-05-11 14:34:2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网友评论 152 进入论坛
  •   核心提示:2007年5月7日下午,湖北黄石市公安局被辞退交警吴幼明接受法制周报记者专访,披露其作为“超速罚款”的当事人,在路面执勤时的“执法细节”:很多交警罚款就为创收,有一部分人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的一般都会扣款。

★2005年12月21日上午,吴幼明给黄石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王庆华写信,质疑为何要把罚款算为工作任务。

★2005年12月21日下午5时,交管科长徐冰通知吴幼明,明天被调到西塞山公安分局。

★2005年12月22日上午,吴幼明到西塞山分局政治处报到后被分配到西塞派出所,被同事戏称“发配边疆”。

★15天后,吴幼明在“没有得到市局方面任何回复”的情况下,将信件全文以《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为题,发布在网上。

★2007年3月16日,吴幼明正式得到被辞退的通知。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又发生了吴幼明申请出国护照被拒办的事件。

成为新闻人物的日子

目前,吴幼明和妻子周丽已经寓居北京,他正在为妻子周丽办理去德国的护照。“原本是我们两个人都去的,艾未未的作品《童话》在德国那边有一个活动,但是我的护照办不下来。”吴幼明说,他被辞退以后,虽然不再有警察的身份,但申请办理出国护照时,仍被以需要解除“报备”(公务员在出入境管理科都有名单,以防止公务员未经单位许可,自行隐瞒公务员身份办理护照出国)为由,被拒绝办理护照。

在周丽去德国之前,夫妇俩现在暂住于北京望京西园星源国际公寓。妻子周丽现在每天要花较多的时间练习画画,“已有不少画作在杂志上发表,”吴幼明说,自己则正在挑灯夜战,创作一部以自己生活经历为主要内容的纪实小说《警察回忆录》。“这部纪实小说将反映我作为一个警察的全部生活经历,现在已经写了20多万字,估计会有30多万字。”

来到北京前,吴幼明一直生活在黄石。在网上发出《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的帖子后,吴幼明首先得到了网友们的高度关注,而真正成为被大众瞩目的新闻人物,则是2007年3月16日以后,蜂拥而至的国内各大媒体,将聚光灯纷纷打在吴幼明的身上。几乎在一夜之间,吴幼明的知名度伴随着他从警界的退出而暴涨。

3月16日,吴幼明正式得到被辞退的通知。两天后,吴幼明赶回家安慰自己的母亲,媒体报道当时的情景是,吴幼明“劝着劝着,他和母亲一起抱头痛哭起来”。

“10天后的中午,吴幼明拿着一截甘蔗,听身旁的妻子周丽给记者讲述他最近的故事,不时会心一笑。”某媒体这样描述着吴幼明被辞退后,在那段日子里的最初表现。

事实上,被辞退以后,吴幼明并没有轻松下来。由于官方确认对他的辞退说明是,由于其创办了非法刊物《水沫》而被新闻出版局查处,他因此受到了当地新闻出版部门的罚款处理。“我们当时被处以2万元的罚款,我从公安局被辞退后该得的钱,都被直接打到了出版局账上,直到2万元罚款交满。”吴幼明说。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又发生了吴幼明申请出国护照被拒办的事件,吴幼明还因此再次向当地公安局领导写信,申诉被拒办护照的不满。持续关注吴幼明的某媒体,再次将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在网上引起了新一轮热议。

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

尽管当地警方反复强调,吴幼明的被辞退与其写的《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一文没有直接关系。但没有人不会怀疑,这篇直指交警执法黑幕的帖子,给吴幼明的职业生涯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在写给黄石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王庆华的信中,吴幼明说,“在2005年5月至9月,我累计被大队长谢某某扣去百分考勤803元,理由是我未按月完成大队规定的罚款任务。”“谢某某给黄石港交警大队的每一个路面民警制定的罚款任务为:每人每月纠章量不得低于180起,平均每起纠章的罚款额不得低于50元(这样每名民警的月罚款额就不能少于9000元),否则就要按比例扣民警的月百分考勤。”在附件中,吴幼明还将被扣款的详细情况一一记录下来:2005年5月,被扣30元;6月、7月两个月,被扣257元;8月,被扣216元;9月,被扣300元,合计,被扣803元。

吴幼明回忆道,2005年12月21日上午9时50分,“我将这封信送到黄石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秘书罗某某收下了信。当天下午5时,交管科长徐冰通知我,明天就被调到西塞山公安分局。”2005年12月22日上午,“我到西塞山分局政治处报到后被分配到西塞派出所”。

“西塞派出所是黄石市郊的农村派出所,从我家骑摩托车到西塞派出所要半个多小时,途中几乎穿越了整个黄石市区,同事们戏称我这是被发配边疆。”吴幼明说。

15天后,吴幼明在“没有得到市局方面任何回复”的情况下,将信件全文以《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为题,发布在网上。

“交警为什么喜欢罚款?”记者问道,“他们喜欢罚款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吴幼明说,交警罚款虽然没有提成,奖励标准也很低,“每个大队只奖励任务完成得最好的前三名,分别是第一名300元,第二名200元,第三名100元,但即使没有这个奖金,有的人还是很喜欢罚款”,“有人觉得这样做很光荣,可以体现权力。” 李蔚

---------------------------------------------------------------------------------

黄石警方:吴幼明并非因说真话而遭报复被辞退

2007-04-05 08:25:00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网友评论 229 进入论坛
  •   核心提示:黄石市公安局否认了众多网友作出的“吴幼明因为说真话,而遭报复被辞退”的推理和解读。吴幼明通过网络的表态是一种策略,有效地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同情。

  中国青年报4月5日报道  这段时间黄石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张立新一直在接待媒体采访,已经觉得有点厌烦了。尽管在作出辞退吴幼明决定之前,公安部门研究了很长时间,吴幼明的反应和态度也在预料之中,但张立新还是觉得有点“棘手”。

  在他看来,吴幼明通过网络的表态是一种策略,有效地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同情。他否认了众多网友作出的“吴幼明因为说真话,而遭报复被辞退”的推理和解读。他解释,吴幼明被辞退的理由是因为身为执法者而做了违法的事情。

  “媒体预设了立场。网上类似‘总算看到一个真正的警察’的叫好声一片,但这些叫好的人有多少了解我们全面的警务工作?又有多少了解吴幼明呢?”张立新反问道。

  张立新几次提到,他认为公安局对吴幼明处理晚了:“如果我是局长,他发第一个帖子的时候就马上开除他。”原因是公安机关是准军事化单位,是纪律部队。事实上,2006年1月,张立新是唯一一个以公开身份站出来与吴幼明辩论的警察。

  张立新承认,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思考问题是吴幼明的优点,但可惜的是,他的这个优点带给单位的不是积极的影响,而是消极作用。

  如果是建设性意见,从领导到同事都会接受,但如果是带有其他目的,反而会造成“逆反心理”。

  “吴幼明的行为对我们的工作改进是有破坏性的,不是建设性的建议或意见。至少破坏了警民关系,个别部门个别地方的有限问题被放大了。他所反映的情况只是代表了公安工作很小的一部分,单个警种有限范围的问题。在网上放大了,让别人以为整个警察群体都是这样。对警察队伍骂声一片,这么大的负面效应,在外部执法环境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更会加剧警民矛盾。”

  在张立新看来,吴幼明对比较深的业务“一窍不通”,更不用说一些技术性的事情。在不是对所有警察业务都懂的情况下,他不认为吴幼明说的是事实,而且,他不仅没有消除反而增加了老百姓对警务工作的模糊认识。

  “吴幼明事件已经处理完了”,“吴幼明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张立新相当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的性格和从事警务工作所要求的性格相差太大,角色冲突太大。”张立新观察到,一些地方招聘警察前已经开始进行性格测试。张立新没有具体描述从事警务工作所要求的性格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说:“有些人是天生当警察的料,但有些人不是。” netease

--------------------------------------------------------------------------------------

黄石一民警被辞退事件调查(图)

2007-04-05 02:46: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网友评论 3 进入论坛
湖北黄石被辞退交警揭罚款内幕(图)[网摘] - 交通安全使者 - 中国警察网易联盟
  3月31日,吴幼明剃了个光头,打算闭门读书写作。这距离他被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辞退刚好半个月,面对即将没有固定收入的生活,他打算尝试一下仅靠写作把日子过下去。

  虽然吴幼明具有30天内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但他放弃了这一努力。

  “辞退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3月15日上午,吴幼明静静地坐在黄石市西塞山区公安分局纪委办公室里读着《亚科卡传》,这是他从旧书摊上淘回来的,书页有些卷边。他旁边一直站着两位民警。

  这天一大早,西塞派出所指导员开车把吴幼明送到了西塞山区公安分局。在纪委办公室,他被要求就自办刊物《水沫》的相关情况做笔录。

  第二天上午,吴幼明又被送到西塞山区公安分局。10时50分,在一个椭圆形的会议桌旁,黄石市公安局政治处的工作人员向他宣读了《辞退通知书》。

  这份通知书只有简短的百来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十、第十二项和《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第五条第五、第十四项的规定,经研究,你自即日起被辞退,可凭本通知书领取辞退费和到劳动就业部门登记申请就业。”

  在场的一位领导表示:“虽然你不是警察了,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忙解决。”当场,吴幼明交出了警官证。

  吴幼明对这个结果早有所料,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按他的设想,单位会按照公务员考核规定给他连续两年考核不称职,然后再辞退或开除,这样的话至少要等到明年。

  在被送回西塞派出所的路上,吴幼明给新婚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被辞退了。当时妻子正在接待几名从外地来的导演,他们准备给吴幼明拍一个反映警察生活的纪录片。没想到拍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吴幼明以不再是警察的身份走出西塞派出所,这让吴幼明觉得“很荒诞”。

  他开始收拾自己在西塞派出所的东西。几乎没有人和他说话,大家都觉得很正常。自2005年12月21日他从交警岗位调到这里担任片警,至今已有1年多。他在派出所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书,装了整整4大箱。其中一个细节吴幼明记忆深刻,在派出所的时候,没有人伸出手帮他搬东西,但到了他家的楼下,随行的3位前同事帮他把东西抬上了他在6楼的家。

  当天晚上6时多,他在网络上写下了《一个被辞退民警的自白》,妻子说他当时一边写一边流泪。

  据吴幼明介绍,在被辞退前他曾有两个另外的选择:一是到当地一家报社工作;二是到黄石市公安局政治部去专门写材料,后者在公安内部可说是比较舒服的位置。当然,前提是吴幼明必须“合作”。

  但吴幼明都拒绝了。

  “罚款任务会带来执法不规范”

  33岁的吴幼明1991年参加工作,从城管到巡警、派出所民警、交警,在2005年那一年,他原本顺畅的从警生涯出现了拐点。

  按照吴幼明的讲述,他对罚款任务经历了从积极到怀疑再到不合作的一系列转变。为了完成罚款任务,他也曾在深更半夜出来查违章。“人有的时候像蚂蚁一样,会机械地跟着别人做同样的事情。”2001年,吴幼明纠正违章1328起,完成罚款50100元。从2003年开始,吴幼明对罚款任务产生了不同的看法,不愿意随便开出手中的罚单。

  他认为,交警有罚款任务带来了执法不规范。比如超载,按照规定,应该是将超载的货车带到特定地点过磅,确定超载的罚款,并强制卸货至核定载货量。

  为了省事,就不过磅了,交警完全凭目测,只要装满货的货车一般都超载。超载的司机交钱了事,并不卸货。司机被罚了一次款,就相当于有了一张通行证,再碰到交警,司机把罚款单据“晃一晃”,就可以一路畅通了。违法行为通过罚款变成了合法行为。

  由于不认同罚款任务这种做法,当年的第一个月,吴幼明就没有完成任务,而且相差甚远。当时大队里要扣他的钱,由于吴幼明的争取,钱还是没被扣成。之后,这种吴幼明不完成罚款任务、大队不扣款的“和平”日子一直持续到2005年5月。

  据吴幼明介绍,那时交警支队考核各交警大队,交警大队再考核各个中队。他当时所在的黄石港交警大队交警人数最多,管的区域也最大,但罚的款却最少。大队领导为此没少挨批评。

  2005年6月~10月,吴幼明被扣考勤奖金803元,理由是他“未按月完成大队规定的罚款任务”。他要求黄石港交警大队提供扣款收据,但被拒绝。

  2005年12月18日,吴幼明给黄石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写了一封公开信。3天后,他被调往西塞派出所担任民警工作。西塞派出所距离黄石市中心较远,被同事戏称为“发配边疆”。

  2006年1月5日,吴幼明在网上发表了名为《交警为什么都爱罚款——民警手记》的帖子,介绍了自己的遭遇,并附上了那封公开信以及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详细的联系方式。

  这是首度有交警以真实身份揭开交警有罚款任务内幕的文章,文章发出后,立即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众多网友通过网上回帖、转贴、电话、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讨论吴幼明的做法。不少网友表达了对吴幼明的支持,其中包括很多交警同行。这些来自网友的支持让吴幼明感动得数次落泪。

  “没有任何人下达或变相给交警下达罚款任务,”黄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治处主任陆正恩在去年1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吴幼明的说法。

  据陆正恩介绍,2004年年底,湖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下发了《湖北省道路交通勤务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二十二条规定:“警务区和管段民警应不断提高管事率,做到见违必究、执法必严。大中城市交警每日纠正处罚的交通违法行为不得少于15起,其他交警每日不得少于10起。”

  为了增强民警的责任意识、规范执法行为,防止不作为、混日子,黄石市交警部门结合本地的实际,规定了一线交警每月每人纠正交通违法不得低于180起,其他岗位的民警数量根据实际情况相对减少一定数量。陆正恩表示,这个工作量化标准低于省里的标准,是“比较科学的”。

  这个规定不是针对个人的,80%的交警都能完成,没有完成的都要扣取一定的百分考勤奖金。黄石港交警大队的大队长谢崇明在2005年8月也因为“业务扣分32分”,只拿到了204元百分考勤奖金。“别人都完成了,为什么吴幼明就完不成呢?”

  黄石市公安局宣教科张科长表示,吴幼明在网上发布的公开信,表达好像很严密、很精彩,不知情的网友容易被感染,认为吴幼明是个敢说真话的好民警。但知情的人读了后会得出不同的看法,这封信带有“欺骗性”,迎合了目前社会上对警察的猜疑。

  张科长认为这封信是站在个人角度写的,“只要组织照顾,不要组织纪律”。张提到,吴幼明曾在当地电视台拍摄的一个纪录片中表示“交警只是谋生的手段”,这种说法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就吴幼明的工作调动,陆正恩主任当时向记者介绍说这是正常的岗位交流,目的是使民警达到一专多能,提高素质。陆正恩否认西塞派出所是偏远郊区的说法,并认为“到派出所工作比交警工作轻松”,西塞派出所在黄石市诸多派出所中属于办公条件比较好的。

  据黄石市公安局宣教科张科长介绍,全市民警中与吴幼明同时调动岗位的有40位,并非针对吴幼明个人。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黄石的士司机说,他曾在一次处理违法罚款的过程中,听到一位交警问另一位交警:“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对方回答:“没有,还差几起。”为此,这位司机专就此事在当地交通电台电话连线交警支队主要领导。对方解释,每个交警只有纠正违法的任务,没有罚款任务。在这位的士司机的眼里,两者是一回事,“交警的纠正违法次数的多少还不是通过罚款来体现?”

  “我只是讲了真话的小人物”

  随后的一年多,吴幼明陆续在网上发布了多篇披露所谓“内幕”的帖子:《罚款任务猛如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警察回忆录》等。其中讨论户籍制度的《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还被多家媒体刊用,包括《派出所工作》等业内杂志。他的每篇帖子都得到了广泛反响。

  上述大多数情况,他都曾在公安机关内部以正常的程序向上送达,但没有得到回复,而通过网络将之向社会公布却得到了出乎意外的积极反应。《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发表后,当地计生委、民政局、公安局上门给村民解决户口相关问题。2006年罚款金额高达1.5亿元的武汉市交管局对外宣布,不再将违法纠正量作为考核标准。这使得吴幼明相信真话会得到积极的反应。

  有网友对吴幼明被辞退表示了质疑,吴幼明在答复众网友的文字中解释,按照《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的警察可以被辞退。而几年来部分《水沫》通过广州、北京等书店代卖,所获金额为1620元。“黄石市公安局是依法将我辞退的”。

  但疑问依然存在,他从2000年起创办的《水沫》,6年来一直在黄石市文化圈里和全国发放,黄石市的报纸、电视台、电台都曾介绍过他和《水沫》。他出售《水沫》“获利”1620元,但为此投入的印刷、邮寄等费用近3万元。

  吴幼明认为自己被辞退的背后原因是因为几次站出来说真话。“体制内的内幕其实我是知道得最少的,我只是比较敢说而已。”

  尽管被辞退后哭过好几次,吴幼明依然显得很乐观,在他看来,“选择说真话,就要选择敢于承受”。

  “以后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也许空间更广阔”

  3月18日上午,吴幼明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老吴,挺住,胜利属于直面鲜血的勇士。”

  3月21日,吴幼明在答复网友的文字里这样写道:“我想大家误会我了,我多次说过,我只是个小人物,我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斗士,我不想和任何人斗,也不恨任何人;我不想让任何人流血,我自己也不想流血……我为我说了真话而自豪。但我写文章针对的是体制问题,并不针对任何具体的某位领导;我认为体制的问题不应由个人负责。我和任何领导都没有私人恩怨。”

  他还告诉网友,“这次我被辞退,是解决我和体制之间摩擦的最好办法,我不会要求行政复议,我也不想再回黄石市公安局了。”

  “我没有任何道德优势,我只是个小人物。”吴幼明多次强调。

  “我被辞退也许是一件好事,”吴幼明表现得很乐观——以后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也许空间更广阔。以前在体制内只能从特定角度、特定思路来反映真实情况。

  他举例,2月1日,他在网络上发表了《本人拒绝掏钱为无知的政府行为买单》,批评当地民政部门向市民收取更换新门牌号码的费用,这是他首次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没有体制内的身份,真话同样具有力量。”

  被辞退的吴幼明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他不愿意流血,不愿意牺牲,更不愿意家里人受到伤害,所以说真话的时候他不蛮干,理性、注意言辞,不针对任何个人。“我应该庆幸,我没有逼得领导们被迫使用更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我,我们双方能这样合法地理性地分手,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但当问到“假如有一天还让你回到警察队伍,你会回来吗?”时,吴幼明的回答很肯定,因为“体制内说真话的人太少了”。

  得知他被辞退的消息后,很多网友表示要给他捐款,他都拒绝了。“我没有权利去接受这些捐款,我只是说了真话,这并不等于我就有了向别人伸手的权利。”

  每月600元的生活补助只能领一年半,吴幼明打算尝试通过写作来维持生活,“如果不行,再想别的办法,我和妻子都还年轻,有手有脚,钱够花就行,不会饿死的”。

  吴幼明日常最大的开支是买书,他说,从今以后这个爱好也要节制了。本报湖北黄石4月4日电照片:吴幼明展示自己的一级警司授衔证书。周丽摄netease
------------------------------------------------------------------------------

民警自暴黑幕 被公安局辞退(图)

2007-04-05 11:15:30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网友评论 5 进入论坛
吴幼明展示自己的一级警司授衔证书
吴幼明展示自己的一级警司授衔证书

中国青年保4月5日报道:3月31日,吴幼明剃了个光头,打算闭门读书写作。这距离他被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辞退刚好半个月,面对即将没有固定收入的生活,他打算尝试一下仅靠写作把日子过下去。

虽然吴幼明具有30天内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但他放弃了这一努力。

“辞退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3月15日上午,吴幼明静静地坐在黄石市西塞山区公安分局纪委办公室里读着《亚科卡传》,这是他从旧书摊上淘回来的,书页有些卷边。他旁边一直站着两位民警。

这天一大早,西塞派出所指导员开车把吴幼明送到了西塞山区公安分局。在纪委办公室,他被要求就自办刊物《水沫》的相关情况做笔录。

第二天上午,吴幼明又被送到西塞山区公安分局。10时50分,在一个椭圆形的会议桌旁,黄石市公安局政治处的工作人员向他宣读了《辞退通知书》。

这份通知书只有简短的百来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十、第十二项和《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第五条第五、第十四项的规定,经研究,你自即日起被辞退,可凭本通知书领取辞退费和到劳动就业部门登记申请就业。”在场的一位领导表示:“虽然你不是警察了,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忙解决。”当场,吴幼明交出了警官证。

吴幼明对这个结果早有所料,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按他的设想,单位会按照公务员考核规定给他连续两年考核不称职,然后再辞退或开除,这样的话至少要等到明年。

在被送回西塞派出所的路上,吴幼明给新婚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被辞退了。当时妻子正在接待几名从外地来的导演,他们准备给吴幼明拍一个反映警察生活的纪录片。没想到拍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吴幼明以不再是警察的身份走出西塞派出所,这让吴幼明觉得“很荒诞”。

他开始收拾自己在西塞派出所的东西。几乎没有人和他说话,大家都觉得很正常。自2005年12月21日他从交警岗位调到这里担任片警,至今已有1年多。他在派出所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书,装了整整4大箱。其中一个细节吴幼明记忆深刻,在派出所的时候,没有人伸出手帮他搬东西,但到了他家的楼下,随行的3位前同事帮他把东西抬上了他在6楼的家。

当天晚上6时多,他在网络上写下了《一个被辞退民警的自白》,妻子说他当时一边写一边流泪。

据吴幼明介绍,在被辞退前他曾有两个另外的选择:一是到当地一家报社工作;二是到黄石市公安局政治部去专门写材料,后者在公安内部可说是比较舒服的位置。当然,前提是吴幼明必须“合作”但吴幼明都拒绝了。

我只是讲了真话的小人物”

随后的一年多,吴幼明陆续在网上发布了多篇披露所谓“内幕”的帖子:《罚款任务猛如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警察回忆录》等。其中讨论户籍制度的《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还被多家媒体刊用,包括《派出所工作》等业内杂志。他的每篇帖子都得到了广泛反响。

上述大多数情况,他都曾在公安机关内部以正常的程序向上送达,但没有得到回复,而通过网络将之向社会公布却得到了出乎意外的积极反应。《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发表后,当地计生委、民政局、公安局上门给村民解决户口相关问题。2006年罚款金额高达1.5亿元的武汉市交管局对外宣布,不再将违法纠正量作为考核标准。这使得吴幼明相信真话会得到积极的反应。

有网友对吴幼明被辞退表示了质疑,吴幼明在答复众网友的文字中解释,按照《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的警察可以被辞退。而几年来部分《水沫》通过广州、北京等书店代卖,所获金额为1620元。“黄石市公安局是依法将我辞退的”。

但疑问依然存在,他从2000年起创办的《水沫》,6年来一直在黄石市文化圈里和全国发放,黄石市的报纸、电视台、电台都曾介绍过他和《水沫》。他出售《水沫》“获利”1620元,但为此投入的印刷、邮寄等费用近3万元。

吴幼明认为自己被辞退的背后原因是因为几次站出来说真话。

“体制内的内幕其实我是知道得最少的,我只是比较敢说而已。”

尽管被辞退后哭过好几次,吴幼明依然显得很乐观,在他看来,“选择说真话,就要选择敢于承受”。

“以后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也许空间更广阔”3月18日上午,吴幼明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老吴,挺住,胜利属于直面鲜血的勇士。”3月21日,吴幼明在答复网友的文字里这样写道:“我想大家误会我了,我多次说过,我只是个小人物,我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斗士, 我不想和任何人斗,也不恨任何人;我不想让任何人流血,我自己也不想流血……我为我说了真话而自豪。但我写文章针对的是体制问题,并不针对任何具体的某位领导;我认为体制的问题不应由个人负责。我和任何领导都没有私人恩怨。”他还告诉网友,“这次我被辞退,是解决我和体制之间摩擦的最好办法,我不会要求行政复议,我也不想再回黄石市公安局了。”“我没有任何道德优势,我只是个小人物。”吴幼明多次强调。

我被辞退也许是一件好事,”

吴幼明表现得很乐观,说:“以后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也许空间更广阔”。以前在体制内只能从特定角度、特定思路来反映真实情况。

他举例,2月1日,他在网络上发表了《本人拒绝掏钱为无知的政府行为买单》,批评当地民政部门向市民收取更换新门牌号码的费用,这是他首次以普通公民身份说真话。“没有体制内的身份,真话同样具有力量。”被辞退的吴幼明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他不愿意流血,不愿意牺牲,更不愿意家里人受到伤害,所以说真话的时候他不蛮干,理性、注意言辞,不针对任何个人。“我应该庆幸,我没有逼得领导们被迫使用更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我,我们双方能这样合法地理性地分手,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但当问到“假如有一天还让你回到警察队伍,你会回来吗?”时,吴幼明的回答很肯定,因为“体制内说真话的人太少了”。

得知他被辞退的消息后,很多网友表示要给他捐款,他都拒绝了。“我没有权利去接受这些捐款,我只是说了真话,这并不等于我就有了向别人伸手的权利。”每月600元的生活补助只能领一年半,吴幼明打算尝试通过写作来维持生活,“如果不行,再想别的办法,我和妻子都还年轻,有手有脚,钱够花就行,不会饿死的”。苗东明

  评论这张
 
阅读(9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